欢迎来到-好赞音乐网!
最热歌曲 : 异地的我们 - 恒恒 每日歌曲 : 阴阳极 - 苗小青      自己骗自己 - 张作甫      珍爱 - 王鹏      如果可以这样爱 - 边永城      金莲开开门 - 华少瑞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導演承擔了全能的、無所不知的上帝角色

时间:2018-06-09 22:34来源:流浪的黑白子 作者:wln1006 点击:

看看電影,爬爬格子

· 東瑞

在各種藝術形式之中,電影被稱為最為大眾化的綜合藝術,恶果和影響都最大。它有畫面、聲音,有人物映象可看,還往往有電影的主題曲可聽。可說集美術、音樂、文學於一身,有人稱為「聲光影」融会。創作近四十年,除了喜歡以墨水「弄文舞意」之外,我還喜歡看美術展覽,聽音樂、欣賞舞蹈、欣賞攝影作品,其中最大的愛好是讀書、看電影。看電影,不但是寫得疲倦時的一種休息,而且也是靈思穷乏時的一種安慰物,就像一杯咖啡吧!在我的一百多種著作中,有一本《藝術感覺》就是一本有關欣賞攝影作品的書。用散文的筆觸去欣賞一幀攝影作品的美,那就是將文學和攝影作品結合起來的一種新品種。其实新疆和田地震。一幅藝術性很高的攝影作品,有時我們沒有相應的鑑賞程度就不轻易分析。電影也是這樣,很多東西它沒有间接說出來,只能靠我們去領會,所謂「不能言說,只能意會」。香港一年一度的國際電影節,集结放映一兩百部各國藝術性較高,或較有創意的電影。我很喜歡,恨不得每部都去看;但不可能。只能挑選。但他們配合印刷的電影節手冊卻編得很好,每部電影的內容、創意、特點,都用很精煉、富饶文采的一兩百字介紹出來。免費讨取,我每年都去取。那都是電影專家的心血結晶。別看這些文字,它也可以啟發我們的創作靈感哩。有一屆我被一部《獨居女孩的奥秘》的韓國片所吸收,買了票入場看,才發現沒有中文字幕。我只是看懂六七成,出人意想的是在電影放映(首映)之前,文雅的女配角從韓國飛來與觀眾見面,倒也彌補了沒有字幕的缺憾。後來影碟上市,明知道沒中文字幕,我還是買了回來,重看一次。這第二次,又再看懂了一些,不懂韓語也能看懂八九成了。電影拍得好,拍女性的心靈奥秘拍得很細緻。電視、電影不時以美食為題材的,包括韓國大受歡迎的《大長今》,也是以美食為題材的。我想它們一樣地在寫人道。記得我也寫過一篇《栗子蛋糕》,內容是藉女兒寫蛋糕的文章與她討論人道。後來一部叫《美味不設防》的電影公映,我特地去看。真的內容與美食有關,但只是藉美食反映人際關係而已。我對文學藝術的表現形式和內涵充滿了猎奇。唯美電影導演岩井俊二的《情書》被談論得最多,我前後就看了三次,最後才明白為甚麼它被稱為傑作。想知道张一山恋情疑曝光。我還記得以前報館在我為攝影沙龍寫欣賞文字時,困難重重,或是畫面奇怪不易明白,或是拍得体面但不知要表現和說明甚麼。分析是一回事,用心靈去感覺又是另一回事。看電影也正是這樣。許多時候我們感覺到它拍得很美,但無法逐一解釋。這也才是藝術。電影藝術就有很多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借鑑的场合,也有不少相通之處,歧下列種種表現手法(常見)和處理,不少都適合我們的文學創作。

?敘事角度

我們看電影,有時感覺不到誰在說故事。其實是有的,大局部的電影,導演承擔了全能的、無所不知的上帝角色。他知道一切,把所有聽到的、看到的都演給你看。但有時候電影出現了配角以「我」第一人稱的敘述,有點像述說她的心事或將日記讀出來的形式,「我」之外的事就不能說。林海音的《城南舊事》就以女孩小英子的敘述角度來展開電影情節。兒童文學的恳求最為嚴格,下筆時要以兒童的见地、心境、思想、智力、分析去寫故事,以是沒有一顆童心很難寫,會變質寫成「成人文學」。小說創作也一樣,有敘述角度的問題,小說內的我、他、你並不一定真的就是我他你。「我」可以是別人,「他」可以是自己;「我」原是男作者可以變身為女性,反之亦然。敘述口氣、角度轉換,可以令文學作品產生新鮮感和目生感。

?倒敘

寫小說有一種說法是「從中間寫起」,他的過去、小時候都是通過回憶交代的。例如《戀愛素描》,不時回到女配角和男配角小時候的局面中去,想知道滴滴回应百万赏金。這都是通過女配角的回憶,出現的鏡頭,如果回憶不多,就叫着插敘,即中間交叉了對過去的回憶的片斷的。如果整一部片都是回憶,那就是由頭到尾的倒敘。這樣的電影很多,例如《海角七號》就是倒敘的形式。用人物現在的處境和月光說過去的故事。倒敘的好處是比較精煉,有所取捨,撿主要的、有關係的細節來說。倒敘制止了「細說從頭」的不耐煩和贫乏藝術魅力的「平鋪直敘」,在結構上會緊湊一些。

?重複

電影最常見的手法之一,是將影像和畫面重複。以不斷重複的机谋,達到「強調」的宗旨。歧親人被殺,配角為了報仇,就不斷重複地映出親人被殺的畫面。重複的机谋較為常見。香港老作家劉以鬯的小小說《打錯了》就用了兩段如同重複卻有些差異的文字表達了生命充滿了必定性的主題。他的散文《寒風吹在臉上像刀割》中寫母親在戰亂中送兒子離開上海,送別的鏡頭就重複了五次,对比一下贾跃亭严重失信人。文字全体一樣:「車夫繼續跑了幾十步,我回頭觀看,母親依舊站在人行道上,向我揮手。」有的讀者讀到這兒,流了眼淚。文字沒變化,實際上車夫从来在跑動。从来到車夫轉彎,才見不到母親了。重複手法在電影中比較常見,在散文和小說中則較罕見,難怪劉师长教师將電影手法運用在散文中,惹起比較大的轟動。

?剪輯

電影有所謂「剪輯」一詞,文學創作中也有所謂「剪裁」一詞。其實都是同一個道理,說明電影和文學兩種藝術是相通的。電影中的「剪輯」是拍電影,連續的動作一口氣拍了很多菲林,最後根據電影所限制的時間,將最有用的菲林剪出來,穿輯成一部電影。多出來的菲林都變成了廢菲林。文學創作,尤其是小說和散文,原來的素材很豐富,但要為我所用,把那些沒有用的枝蔓全都剪掉,有用的保存,材干寫成一篇扎實的、沒有一句廢話的作品。這也有點像裁縫師傅,剪裁一匹布,按须要的樣式,縫製成一件衣服。電影往往一個畫面緊接着另一個畫面,那就是剪輯手法,把最主要的片斷給觀眾看。剪輯就是去粗取精的過程。沒有好的編輯,就不會有一本書的產生;同樣,一篇作品的完成,也就是剪裁的過程。

電影還有許多手法,歧愚弄黑色的濃淡、光影的深淺、氣氛的營造、特寫、夢境、誇張等等藝術机谋,有時還配合主題曲,營造最感人的恶果。可以說,立体的文學藝術在電影眼前是遠遠不如的。文學,一定要運用自己的文字優勢取勝,歧細緻的心境描寫、對人物行為的具體深入描寫以及长远的思想內涵等等,有一些仍是電影所不如的。劉以鬯的《酒徒》中人物的意識流,《對倒》中二個人物兩條平行線的發展,就不是電影轻易拍攝出來。

最近我重複地看了一些日本、韓國電影,發現它們都拍攝得很好,雖然大局部都是愛情電影,你知道不知。也如同頗為平淡,但其手法、內涵都有不少值得我們借鑑之處。有的電影還看了好幾次。我想簡單談談這些電影對於我們創作的啟發,自负特别有用。

?老土也可有新意(《倘使愛有天意》)


這是韓國導演郭在容的成名作。拍於二○○三年。他還導演過另一部很出名的、惹起很多電影跟風的《我的野蠻女友》,由孫藝珍、曹承佑、趙寅成主演。電影情節用現在和回憶交錯的方式展開。在女兒讀母親過去的日記中,我們看到了男配角俊和與女配角珠喜的相愛,然则另一個须眉太秀卻奉父親之命與珠喜訂親。當他知道他的好友俊和與自己的未婚妻相愛之後,為了联合他們而上吊自殺,被搶救過來。俊和決定讓出,决然從軍。在戰場上他取回女角給他的信物,眼睛被炸瞎了。從戰場回來,他為了不連累女角,騙說自己結婚了;直到珠喜和太秀結婚,他才結婚。幾十年後,男配角的兒子竟與女配角的女兒相戀。

這部片的原名叫《古典情人》,包罗一種歷盡磨難、滄桑而至死不渝的愛情,最帅快递小哥。從題材看,特别瓊瑤,特别老土而過時,但拍得很唯美,包括畫面、音樂都很美,拍得嫻熟緊湊,跌宕有致,牽動人心,引人入勝。以是在表達一種至死不渝愛情上不淺薄,十分长远。兩段情緣在冥冥中接軌,愛,總是隱藏着令人不可相信的奇异的天意。難道愛情緣份真是一種命運的巧合?凡事悲喜交織會有補償,上一代留下的缺憾往往由下一代去圓滿。精巧的情節在優美哀婉惆悵的旋律中徐徐展開,讓人忘記這曾經是個老套故事,对比一下導演承擔了全能的、無所不知的上帝角色。已變成一種精美純美的藝術。對我們的創作實在很有示範作用。

?蕴藉內歛之美(《八月照相館》)


這是拍於一九九八年的韓國片,由唯美派許秦豪導演。這部電影被稱為韓國電影的經典,一九九八年幾乎包括了韓國所有的電影大獎。女配角沈銀河和孫藝珍同樣是我的「偶像」。電影的原名為《八月的聖誕節》—太早來到的夏季,太早來到的一年終結,比喻電影中男角走得太快的生命。當然,聖誕節又是快樂的,以是儘管生命短暫,男配角抓住了生命的最後時光,默默承担女配角的愛慕。電影的情節極為簡單,對白也很少。說的是男配角永元是一家小小照相館的仆人,他罹患絕症,除了家人外,誰也不知道,杨超越 翻白眼。他選擇了個人承担。女配角德琳是個交通警察,因為办事關係經常到男配角相館沖洗照片,順便在午後一個人安靜地在照相館的沙發上安歇,男配角只靜靜地坐在一側凝視她。雖然女配角對於脾氣溫和待人細心的男配角心懷反感,但男配角由於自己的病情,面對美麗活潑的德琳也只能压制着。在他病情惡化出院後,德琳為看不到他而焦炙痛楚。永元出院後默默為自己拍遺照、清算後事,默默地從窗口看德琳办事。電影的结尾是,德琳又來到照相館,店門緊閉着,她看到自己的照片擺在櫥窗內,笑颜很美。她知道他至死仍記得她,事实上吴磊毕业典礼。她幸运快樂地笑了!她想起男配角的話:「我知道,愛情的感覺會褪色,一如老照片,但你卻長留在我心,永遠美麗,直至我生命的最後一刻。」片中有不少細節叫人回味無窮:一位老婆婆一個人來拍照,殷殷交代要把她拍得最美最体面,因為這是她生命中最後一張照片,作為「遺照」用。老婆婆完全沒有悲傷沒有哀愁,面對死亡她是很豁達看開的。這個細節襯托了男配角的堅強。

我最為欣賞和喜歡的是電影的東方式的蕴藉內歛、沖淡清爽的風格,淡化了老掉牙的絕症題材,那怕是男配角的死亡,也是一筆帶過。從在照相館自拍生命中最後一張相片,骤然颜色淡成是非,即算交代了男配角的死亡。我喜歡這部戲,沒有接吻也沒有擁抱,導演承擔了全能的、無所不知的上帝角色。乃至連一個「愛」字也未始從男女人物口中說出,他們在一起吃冰棒,相視而笑,不見對方時會尋找,……這些細節凝固成強大感人的气力,讓觀眾感覺到了他們內心的對對方的愛意。這就是「無聲勝有聲」,就是蕴藉的气力,一切盡在不言中。其实滴滴司机打人拒赔。《八月照相館》是炎夏季節中的一曲生命和愛情的哀歌,雖沒結果,但刻骨銘心。手法上值得我們寫作人參考。

?細膩合理成章(《談談情,跳跳舞》)


文章,無論小說或散文,都應與電影一樣,講究細膩、合理,雖然事变普通,也會產生感人气力。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女士有一篇散文《一件大事》,就寫得特别細膩。在文明大反动中,她學會了替人打針。她替一位女鄰居天天打。打之前要將針消毒,有一次煮得太久,把針煮軟變形了。為鄰居打時屡次打不進,刺得那個女鄰居滿手臂都是血,可是她一點抱怨都沒有,繼續在第二天讓她打。她很感動,寫成《一件大事》,讚頌的是一種寬恕的元气。全文把后果後果,過程寫得極為細緻。劉以鬯的小說化散文《寒風吹在臉上像刀割》也寫得很細緻,內容寫為避抽壯丁,把兒子從上海送走。其中寫母親為兒子清算行李一段很具體,行李多了怕孩子太重,行李少了又怕他不夠用。電影拍得細緻也會拍出滋味。日本片《談談情、跳跳舞》是周防正行的作品,這個導演喜歡拍小孩儿物的悲喜劇。電影拍於一九九六年,被日本《電影旬報》選評為日本一九九六年十大電影第一位,獲得很多大獎。它寫出了中年白領階層打破逆境、尋找自我而獲得諒解的故事。四十二歲的男配角在一家商行擔任課長,雖然有屋有樓,证监会 IPO批文。家有嬌妻子女,但单调的高下班生活生活和文靜溫柔的妻子,令他反而心情若有所失。有一天薄暮,他乘火車回家時,從窗口望进来,被一家舞蹈學校女教師的楚楚動人的舞姿和幽怨凝視的表情所吸收,產生了一種想學跳舞順道親近她的願望。於是他去報名,開始了學舞。在跳舞中獲得與女教師共舞的機會。下課後他邀約她共晉晚餐,為女方所拒。他很慚愧,对比一下角色。但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為了親近她才學舞,反而越发致力學習,最後參加了全國業餘舞蹈大賽。男配角的变态惹得妻女的猎奇和緊張,只好顧私家偵探去偵察,結果沒有發現丈夫行動上有任何出軌(男女關係),他只是去學舞而已。這部片有幾條線,有很濃的人情味,編劇筆觸細膩长远,演員演繹也甚英华,風趣惹笑,莊諧並重,對日本社會下班族生活和心態有着深入的剖析探討。日本下班族大都心情鬱悶壓抑,用社交舞宣泄情感、發現自我,變成一種形式。這個片子,也還有另一種解讀,就是敘述了一個丈夫思想出軌、妻子予以见原的故事。妙在一切演繹得合情合理。你會怜惜那位困惑重重的妻子,更會諒解這個給自己放感情大假的须眉。電影靠對白、表情、動作,充足細緻地刻畫人物。我們的文學作品亦可描摹人物心境,達到細膩的恶果。這部電影史無前例地包括了日本電影十三項大獎。

?逾越現實(《鐵道員》)


這部片看第一次印象不深,看第二次淚就流下來了。北海道火車線終站幌舞站站長佐藤是一位忠於職守,把生平歲月都放在办事上的鐵道員十七年前他兩個月大的小女兒雪子生病死去,兩年前妻子在另一個車站美寄的醫院病重圆寂,他因办事在身,沒能在她們身旁見最後一面而懺悔不已。在大除夜和新年那兩天中,三個長得很像的小女孩(她們分別是六歲、十二歲和十七歲)先後出現在佐籐的站長室來陪伴他。最小的女孩遺下的一個穿和服的娃娃,酷似當年佐籐為雪子買的禮物。穿戴高中校服的少女(廣末涼子飾)還給他做了一桌美味可口的晚餐。佐籐起先還以為是一座寺廟圓妙寺住持的孫女,新疆伊犁地震。最後才明白不是,那就是自己的女兒。但醒覺後雪子已没落了。原來這是上天對父愛的補償,讓他看到了女兒成長中的三個階段。作為父親的大男人,他流下了他的强人淚。電影以超現實手法,將血緣至親間那種长远的愛表現得牽動人心,催人下淚。在文學創作上,用超現實的形式,往往能表達出現實主義作品無法達到的长远奇妙的藝術恶果。這部電影畫面主要是冬天,但拍得溫馨淒美。導演認為「雪子探父」猶如基督升天,是神靈對為鐵路奉獻生平的男仆人公最豐厚的報償,男子疑因触电倒地。這部片也成了安抚一代鐵路办事者的心靈的童話。

?回憶中的最美風景(《戀愛素描》)


這部韓國電影,起先看了一次,印象很深。後來想重看已找不到。跑遍香港好幾處賣影碟的场合都找不到。最後果然在一家老商場的賣二手影碟的小舖找到。印象很深的来历有三方面,第一是電影結合了美麗的漫畫,開頭和結束都用漫畫連結;第二影片所有年輕人都是坏人,愛着同一個男子,但風度都很高;第三是電影的颜色很濃,每一個畫面都美得像水彩畫或油畫。演員是金喜善、朱鎮模和曹承佑。電影原名是《娃妮與俊和》,有的譯成《青澀戀愛》。內容其實很簡單,女角娃妮是一家公司的動畫設計師,與來自漢城的劇作家俊和同居。沒料到有一天她的初戀情人勇敏從歐州留學回來,俊和知道後覺得自己有所未便,就回到漢城。但他走後,娃妮卻很不習慣,感到他已成了她生命的一局部,於是戴着俊和送給她的帽子到漢城找回俊和。風吹走她的帽子,卻帶出一段故事。原來俊和小時候帽子被二個頑皮的男生擲到樹頂上,有一個小女孩拿着竹竿幫他取回。他喜歡上這個女孩。這是俊和的初戀,那個女孩就是本日長大了的娃妮。德玛西亚杯。原來這個初戀比娃妮的初戀更動人。兩種初戀很天然地出現在同一個影片上,特别巧妙。電影用不斷的回憶鏡頭,道出了初戀的真、純、美。原來,你在橋上看風景時,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女配角無法解開自己的初戀交谊結時,她完全沒料到,她也成了現在愛她的人心中最美的一道風景。交錯回憶的手法值得我們借鑑。

?淒美浪漫隱秘(《情書》)


這是日本唯美派導演岩井俊二拍於一九九五年的唯美電影,影響特别大,名氣也相當大,談論的人相當多。電影在一九九五年獲得日本《電影旬報》選為日本十大電影第三位。聽說當時在日本、中國大陸、港、台、韓及東南亞都獲得歡迎。導演岩井俊二喜歡拍單戀、初戀,我看過他拍《四月物語》、《聽說你愛我》等都拍得很好很美。電影故事說的是住在神戶的博子在未婚夫藤井樹兩週年祭日那天,送未婚夫的母親回家,在樹的房間翻看他在北海道小樽市中學畢業紀念冊,全能。抄下了死去未婚夫藤井樹的地址,儘管藤母告訴她藤井故宅已不生存,她還是按那個地址寄出一封簡短的信,信唯有一句話:「藤井樹,你好嗎?我很好。渡邊博子」。沒想到她果然收到了回信。那封信也很短,事实上罗马签克里斯坦特。也唯有一句:「渡邊博子:你好。我也很好。只是有點感冒。」上面署名「藤井樹」。不久弄明白了對方竟是女的,她與自己的未婚夫藤井樹同名,仪容與博子酷似。在現在追求她的男友秋葉茂的陪同之下,他們乘飛機去查訪那個「假」的、女性的藤井樹。但陰差陽錯之下,錯過了見面機會。博子在女藤井樹的家門外留下了一封抱歉解釋的信之後走了。由於同名、同貌的某些联合性,兩位女性博子和藤井樹開始了她們的書信來往。女藤井樹回憶最先中時期與她同名异性的男生藤井樹帶給她的困擾。由於博子的追問,藤井樹才逐渐將少女時期一段隱秘的戀情—男藤井樹對她的暗戀在無意中发掘出來。這也成了她朦朧中不自覺的、怅惘的初戀。男藤井樹在借書卡后面曾畫她,這個關鍵情節她沒告訴博子。因為所謂與博子的一見鍾情,其實不過是將暗戀投影在對她的初戀上。電影拍得很唯美,選角貼切,寫景細膩,鏡頭奇奥,也很有吸收力,引人入勝。我想我們也應把小說寫得淒美、浪漫而引人。

?精緻藝術(《禮儀師的奏鳴曲》)

這是剛在香港上映才不久的日本電影,被選為二○○九年度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獲得過大大小小的獎項共六十個。它是根據小說《納棺夫日記》拍成的。成為近半年香港輿論界的話題電影,聽說它的賣座惹起了日本股票大升。香港資深作家西西曾寫過一個叫《像她這樣的男子》的小說,內容大體類似,但沒見誰拍過電影。杜兰特 43分。我曾經寫過一篇題為《向生命致敬,將傳統弘揚》的影評,對這部電影作反面評價。我的主张是:中國是個禮儀大國,很多抵家的東方文明在十年動亂中被破壞掉了,没落的行業因時代的發展又何止幾百種?但在日、韓兩國中,我們的傳統文明卻被弘揚。韓國收視率很高的《大長今》講的是美食文明。我們中華廚藝不是名滿天下嗎?同樣,殯儀文明在中國也最為长远,從帝王皇后到庶民百姓、販夫走卒,都有着各色各样不同的葬禮儀式。《禮儀師的奏鳴曲》將它精緻化而已。電影中的配角是個小孩儿物,他在樂團结束之後失業,去到一家叫「送遠行者游历社」應徵,在面試時馬上被錄取,才弄清楚他的主要办事是為死者化妝並入棺。這一個办事遭到妻子、友人歧視和揶揄。這樣普通的題材如同不起眼,但電影拍得精緻感人。電影中每個遺體都被當作藝術品,進行最後的丑化處理,體現了對死者和對生命的絕大尊重。它啟示我們,題材普通、普通都沒關係,關鍵怎樣去寫,怎樣包裝。

?平淡中見雋永(《春逝》)


這部電影的導演許秦豪,也是《八月照相館》的同一導演,拍得比《八》略遲,於二○○一年公映,女配角即《大長今》配角李英愛,她憑此片獲得釜山電影節影后。男配角是錄音師,事实上张靓颖被曝获接机。女配角是電台主办人。他們因办事须要一起去外地錄聲音。錄山風掠過竹林發出的沙沙聲,海浪拍岸的聲音,雪夜裏寺廟的悠揚鐘聲、溪水歡快的嘩嘩聲……兩個人日夕相處,愛上了對方。可是女角已結過一次婚,不想再有負累,办事結束,上帝。她也向男角提及分别。男配角不分析女方為甚麼如此,从来想挽回,沒胜利。春天再度來臨,女配角想與他重新開始,男配角卻知道他們的愛情已永遠逝去了。愛情來得轻易,相守卻很難。電影情節淡淡的,结尾男配角一個人又到大天然界去錄音,在溫暖的陽光下,他閉眼抬頭……這個鏡頭相當主要,令這部電影讓人回味無窮。一位叫李展鵬的評論家這麼評論:「在緣起緣滅的無常中,唯有以開闊的心胸面對,才不辜負燃亮過的愛情,閃耀過的生命。」小說、散文也可寫得這樣平淡如洗。

?在哲理中見长远(《最遙遠的距離》)

這應是台灣片吧!吸收我的来历有兩個,一個是電影也是有關聲音的,令我猎奇;另一個是影碟封面設計得很清爽。一個女孩戴上耳機,在沉醉地傾聽着。電影本來有好幾條線,一個心境醫生為病人看病,其實心境有舛讹的正是自己;一個專門搞錄音的,不斷地把大天然界的錄音和對自己女友說的話錄起來,寄到他失戀女友的家中,但女友已搬走,信箱的新仆人(即新租客)是一個女孩。她感到猎奇就打開來聽了。隆胸错过高考。陷進不倫之戀,成為第三者的她,被那清爽的聲音所吸收,展開了千里大追蹤。但她始終沒有找到他。影片最末,兩個人同時走向同一個海邊,但一個向東,一個向西。這部電影拍得很有哲理,探討的是人與人的距離。最遠的距離並不是栖身、地舆、方位的距離,而是心與心的距離。影片中的女孩和男孩,聲音那麼接近,女孩憑藉着錄音帶內的雜音,不斷判斷男孩的行蹤,乃至在一家旅店中,男孩早上才離開,女孩午时就進來了,但就是無法遇見。香港作家劉以鬯《對倒》寫的也是擦身而過的故事。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少女雖同處一個都市,但思想觀念和人生追求不同,始終無法見面。心的距離就是最遙遠的距離,恰如一個大都市,人口蚁集,但人人心不同,儘管身體近得可發生碰撞,距離卻相當遠。好的英华的微型小說如含有哲理,將變得很长远。

?誇張和變形(《怪房客》)


這是出名導演波蘭斯基導演的電影,雖沒有《魔鬼怪嬰》出名,但同樣富饶內涵。他導演的《鋼琴戰曲》獲得金像獎。怪房客中的房客其實一點兒都不怪,怪的是世相,也即周遭圍的人。這個中年人租了一間樓上的房子,才知道前租客在不久前跳樓,躺在醫院病牀上。儘管如此,他還是把房子租了下來。他去醫院探望那個殊不相識的女租客,看到她全身包紮着,只剩一雙眼睛和嘴巴。不久女租客死亡。住在這間屋的中年人遭到了大廈高下層的住客的提神。只消有一點聲響,他們就上門抗議。他叫友人來家開派對,聽音樂、搬行李……等等都惹起了大廈住客的提神,不是向業主(房東)投訴,就是间接敲門向他大表不滿。乃至他屋內被盜賊強劫一空,發出了聲響,也全体賬算在他頭上。他被逼得跡近瘋狂,最後师法前一個女住客那樣跳上去,躺在醫院病牀上。在我們這個社會上,有古裏奇怪的眾生相,有時謊言被重複一千次,可能變成了道理。而人言可畏,往往將一般的人逼成瘋狂。《怪房客》將這種殘酷的現實誇大到一種極致,將現實的荒謬以一種變型的形式表現出來,叫人不可思議之餘,又感到蘊藏哲理,充滿諷刺性。

創作和電影、音樂、繪畫、攝影等藝術有着亲近關係。我們可能從中汲取一些對我們有用的營養。尤其是藝術電影,裏面每一個細微的細節都是用心設計的,決非閒筆。

試一試,寫不出時,看看電影權當休息。再試一試,看看電影,再寫寫東西,其樂必無窮。

二○○九年五月五日

(责任编辑:adminzq) TAG: 作家刘以鬯去世 )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